首页 >民生呼声

从百团大战外卖争夺到全平台美团如何走过了

2018-08-30 19:51:39 | 来源: 民生呼声

从百团大战、外卖争夺到全平台,美团如何走过了这8年?

成立于2010年的美团,在8年之后终于叩响IPO的大门。6月22日,美团向港交所递交了上市申请,若IPO成功,美团将成为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O2O领域上市公司。

据今日港交所披露的美团招股书显示

从百团大战外卖争夺到全平台美团如何走过了

,该公司2017年平台完成的交易笔数超过58亿,交易额高达3570亿元。营业收入2015年至2017年分别实现40亿元、130亿元、339亿元,同比分别增长223.2%、161.2%,三年收入增长超过七倍。美团经调整亏损净额持续收窄,从2015年的-59亿元收窄至2016年的-54亿元,2017年进一步收窄至-28.5亿元,三年内亏损减半。

在众多O2O领域的创业公司中,美团应当算作一个幸运的异类。从早前模仿Groupon以团购业务出发,到后期以亚马逊模式作为参照不断扩张业务范围寻求更大的体量,美团已被重新划分到互联巨头的战队中。

再造一个美团

美团最近一次融资是在2017年10月,获得由腾讯领投的40亿美元F轮融资,投后估值为300亿美元。如果按照上市600亿美元的估值计算,那意味着不到一年的时间,美团估值实现了翻番。

过去几年,美团在其所在的领域展示出了极其强大的野心,并成为中国互联版图上不可忽视的力量。

始于团购,却又不止于团购。从单一团购业务出发,到后期逐步扩展到包括互联外卖、旅游、生鲜电商、约车、共享单车等在内的本地生活服务相关领域,美团有自己的逻辑和考量。

2015年是美团成立以来的重要分水岭,彼时完成与大众点评的收购,在原有的团购、外卖业务外又充实了大众点评擅长的到店服务,是美团重点建平台、建生态的一年。在团购和O2O时代的战争中获胜后,美团开始开辟新战场。

密集推进的组织架构调整见证了美团体量的扩大。

2015年,美团进行先后共设立了四个事业群,包括外卖配送事业群、酒店旅游事业群、到店事业群,并成立全资子公司猫眼文化传媒有限公司(后拆分被光线传媒收购)。

最近一次调整是在去年12月完成40亿美元融资之后,美团将构建起新到店事业群、大零售事业群、酒店旅游事业群以及出行事业部四大业务体系,并成立战略与投资平台。

展望未来,机遇和挑战都很大。美团CEO王兴在当时的一封内部邮件中如此说到。机遇在于新的业务将有希望帮助美团获得更高速的增长,但同时来自同行竞争者的挑战不可小觑。

据招股书披露, 截至2017年12月31日,美团已与中国约339,200家酒店保持合作关系。于2017年,在美团平台上预订的国内酒店间夜量共计约2.05亿,较2016年增长56%,并创下单日国内酒店预订间夜量157万的记录。

国内景点及短途旅游套票预订服务,截至2017年12月31日,美团覆盖全国约330个城市及约16,500个景点。美团为消费者提供购买全国景点及短途旅行套票的便利、安全又便宜的途径。于2017年,美团售出约9,700万张国内景点门票。

从数字上来看,美团的酒旅业务已经拥有了对抗携程的充足底气,它还开始向携程的核心业务高星酒店进攻。

不仅是酒旅行业。去年2月起,美团在南京低调试运营约车业务,2018年3月21日零点,美团打车正式登陆上海,当天晚22点左右,美团宣布上海首日完成单量突破15万单。显然,美团将竞争的触角伸向了互联出行巨头滴滴,并引起后者的猛烈还击。

这些后来推进的多元化业务,为美团提升自身价值做出了充足的基础准备。

对标亚马逊,却不止于此

在给行业带来创新动力的同时,美团同时不可避免的卷入到多个维度的混战。

这与王兴和美团的终极目标不无关系。一位接近美团高层的人士曾对《深》透露过王兴的思考:王兴一直以来的战略思想和目标就是要做一个生活服务的超级平台,而包括打车在内的新业务在他看来是与这样的战略目标吻合的。如此既能通过不断推出新业务来为超级平台获取更多新流量,同时又为超级平台所聚集的庞大用户和流量寻找更多变现渠道,从而不断提升美团的价值和估值。

王兴在很多场合都提到过亚马逊,外界也经常将其与这家科技巨头做比较。但美团似乎并不甘心于止步于中国版亚马逊。

在接受硅谷科技媒体The Information的采访时,王兴这样表示,用户可以在亚马逊或淘宝上买到非常多东西,但这两者都只是用于购买实物的电商平台(e-commerce platforms for physical goods),而美团则是能够购买服务的电商平台(an e-commerce platform for services)。他补充说,哪种电商平台能够拥有上百万甚至数十亿的交易呢?

事实上,在过去一年,有3.2亿用户在美团上进行过至少一次消费。美团方面表示,大约90%的用户流量都是来自于自己的APP,这同时大大降低了用户尝试新服务的成本。

美团并不为此感到满足,它还有更大的野心。王兴相信,美团未来将会服务于中国6.5亿中产阶级人群,而智能在这群人中几乎全部普及。

在美团所有业务中,高频的外卖业务是核心中的核心,美团让大家吃得更好,活得更好恰恰说明了这一点。

招股书披露,2017年美团外卖交易额为1710亿元,2017年美团交易额达到3570亿元,这意味着外卖业务占美团整体交易额达到47.8%。

今年5月,美团外卖宣布日完成订单量超过2000万单,成为全球范围内第一个到达如此规模的外卖平台。回看过去的数据,美团外卖从创立起历经3年多时间达到1000万的日订单,而突破2000万日订单则用了短短一年时间。

与巨头抗衡

在外卖数据疯狂增长的同时,美团在外卖市场中面临的竞争对手也在不断升级。

从美团外卖成立至今,外卖市场已经进化出一个以新零售为核心的全新格局。如果说此前是美团与饿了么的一对一决战,那么在今年初阿里收购饿了么之后,美团需要面对的则是饿了么、百度外卖、口碑与阿里的协同作战。

在处理与阿里的关系上,王兴态度很坚决,他甚至曾公开挑明与阿里的纷争,它去年之所以兜售我们的老股是为了干扰我们融资。如果你不看好这家公司,那干脆卖光好了,我们已经帮他们找好了买家。但他却不肯卖光,他一定要留一点,或许是为了将来能继续给我们制造点麻烦。

据艾瑞报告,2017年美团是全球最大的餐饮外卖服务提供商,其在中国的市场份额从2015年的31.7%增至2017年的56%,截至2018年第一季度又增至59.1%。

不同的是,美团正在驶向与饿了么截然不同的方向,围绕生活本地服务不断辐射业务做多元化的覆盖。

猜你喜欢